FOMC前夕的最後一點想法

 

John Hardy

Head of FX Strategy

昨天美國總統特朗普揚言他將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於峰會期間進行“全面會談”,並引發了一連串的市場反應,推動美元低走,並驅使環球股市隨著早前由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的溫和言論而顯著上漲。

在葡萄牙辛特拉舉行的歐洲央行論壇上,德拉吉釋出了一個相當溫和的語調,帶出歐央行具備繼續減息的能力,並重申在必要時QE(量化寬鬆)也有放行的空間。歐盟各個利率市場當然也相當留意此言論並且預測在年底之前歐元還有下行7個基點的可能,從而符合整年降價10個基點的估計,一些分析更預測政策利率甚至會降得比隱含的-0.50%更低。德拉吉或許認為無論如何他也將在十月底離任,在沒有任何損失的情況下,他也可以盡力地耗盡目前剩下的所有彈藥。

雖然特朗普表示他將與習近平會面確實為週三晚(美國時間)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議帶來了新的視角,但對改變美聯儲將會傳達的信息可能沒有太大作用。於會議前我本人的總括立場是美聯儲將難以為市場整體的減息預期帶來更加溫和的驚喜。

將其劃分清楚一點,我質疑美聯儲將或多或少地帶出符合市場預期的訊息(表明支持或有意傾向於7月降息和發表聲明時刪除“patient”一詞)。至於7月份以後利率計劃的取向,相信美聯儲不太能夠提供一個明確清晰的證詞以支持減息至市場現在預期的水平。能重申這方面的取態的將是點陣圖和鮑威爾在提問過程中的立場。然而,另一種美聯儲可能改變市場預期的方式是將美元帶到討論議題,並指出其為美聯儲密切關注的指標,特別是美聯儲評估的美元匯率已接近2002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圖表:美元兌日圓

在FOMC會議前交投最暢旺的是美國國債市場,其於過去數月整個曲線顯著下滑。美元兌日圓已確實地從美國長期收益率中獲得提示,因此美國國債中的任何“就事實而沽”交易(當美國收益率較為高企時)可能會使美元兌日圓在整固路徑上回升,目前最接近的阻力水平在109.00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