遜於大市預期的澳洲就業數據

 

Eleanor Creagh

Australian Market Strategist

相比四月一樣,就業報告上的數據並非是全都不好;職位招聘仍然強勁:就業人數增加了42,300人相對預期為16,000人,儘管當中包含了39,800個兼職崗位,反映了於5月聯邦大選而增加的空缺。這同時也意味著下月勞動力報告將更可能面臨下行風險。勞動人口參與率 — 意指目前就業或是尋找工作的人數(勞動力)佔工作年齡人口的百分比 — 上升至66%,創下歷史新高。但勞動力人口的擴大繼續超過實際僱用人數,逼使5月份失業率維持在5.2%,是次水平為穩健的遠高於需要刺激政策扶持工資增長和通脹壓力的條件。

在細看情況下,大量閒置的勞動人口是澳洲儲備銀行的持久問題,並防止了工資上漲。這對於過度負債的澳洲市民來說尤其困擾,因為隨著房地產市場的疲弱和經濟增長的放慢,市民在努力維持家庭支出的同時與負財富效應作掙扎。澳央行之前已表示勞動力市場收緊將是回歸通脹目標的關鍵,惟目前勞動力市場疲軟的水平將成為刺激工資增長的重大障礙。

相較於失業率(Unemployment Rate),產能使用不足率(Under-Utilisation)是衡量閒置勞動力的一個更為廣泛的指標。當中包括那些失業和就業不足的人,而且仍然是13.7%。 就業不足(就業但希望並可以工作更長時間),另一個衡量勞動力市場疲軟的指標,於5月也錄得從8.5%上行到8.6%的升幅,這意味著澳洲本土有超過一百萬的在職人士但希望找更長時間的工作。目前15-24歲的人口中有近30%未得到充份的工時,這顯然是聯邦政府和州政府的巨大政策失敗所致。

結合停滯的工資增長,勞動力市場的疲弱以及過度依賴個人消費的經濟模式,這讓澳洲本土的次級增長趨勢和疲憊經濟顯得更為不容爭辯。投資者只能作好更多降息的準備!

鑑於澳聯儲的目標已轉移到勞動市場,上週公佈的數據受到了密切關注。但其實上週一個更為重要的發展實際上是在週三晚上,澳央行助理行長Luci Ellis在墨爾本發表講話時對澳央行的勞動市場前景給予了一項重大更新陳述。Ellis 概述了澳央行現在估計的“非加速通貨膨脹失業率”(NAIRU),指的是理論性失業率低位並會預期觸及通貨膨脹的效應,目前約定為4.5%,但也有可能更低。這突顯出澳央行已經明顯落後於普遍水平,同時也是我們盛寶之前曾經提及過的,並且必須進而採取積極的措施來降低利率。Ellis 接著說:“如果澳洲確實可以「可持續地」降低失業率,政策應被有效地選擇採用”。

從字裡行間細心閱讀,這同時也提出了進一步降息的可能性。澳央行對5月份貨幣政策聲明中預期5%失業率的預測是基於兩次降息。如果失業率現在需要降至4.5%以下以刺激通貨膨脹,那麼進一步降息將是不可避免的。對於那些認為澳聯儲將下放至1%的投資者,請再三想一想。在目前環境下,由於國內前景依然黯淡,利率將創下歷史新低,澳元下行勢將持續。

考慮到澳央行的溝通策略似乎正在轉變,政策前景更明確地向市場參與者交代,而非僅僅會後聲明演講,州長 Lowe 於週四將發表關於勞動力市場和備用產能的講話可能是一個關鍵指標,同時也會透視澳央行是次會否就7月或8月進行第二次降息以及央行將如何積極地實現其目標作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