虧損加速亦無阻Lyft的上市策略

 

Peter Garnry

Head of Equity Strategy

共乘營運商Lyft已為在美國納斯達克聯交所公開招股作出準備。目前該公司就申請上市提交的S-1文件還未定立發行股數和目標招股價,惟當前已知的是Lyft已於2018年以估值145億美元(下同)成功集資6億私募資金。本文分析將以此估值為依據。

引述招股書上的介紹,Lyft 是一家共乘服務網絡的平台營運商,並安用家需求提供串連服務。撇除其花巧用詞,實際是一家自營計程車團隊卻又不受因僱用司機為員工而受法律束縛。

Lyft 採用的商業模式是引用集合行業營運者一併開發技術和生態並以其為中心的獲利中介者,同時是平台也是自營中介人從而消除或減低經常性開支成本和被綑綁資金。撇清語言上的描述, Lyft的業績在商業營運層面上其實可以說是非常出色,公司目前已成功累積10億筆共乘接載交易。

更令投資者青睞的是Lyft能在2016至2018兩年間把每乘客收入(revenue per active rider)翻倍,同時活躍乘客和司機數目也一起增長,投資者要找的正正是能這樣發揮網絡效應的公司。

另一方面,Lyft的主要競爭對手是Uber,而它也靜悄悄的一樣開始了上市申請安排。根據公開數字,Uber目前的預約總額是2018年的500億,是Lyft的4倍有多。雖然Lyft的預約額較Uber為低,但Lyft能於去年爭取更高效的Revenue percentage of bookings ratio 為26.8%, 相比起Uber的22.6%絕不遜色。

目前公司將著重擴大增長以圖趕上先驅者Uber。公司於2018年錄得21.6億美元收入凈額,此為2017年收入的103.5%,但同樣也承擔了23.6億的稅後營業損失。可預期Lyft在2019年的銷售增長會放緩到按年50%,主因是上市安排會導致增長率減緩,但稅後邊際利潤也會於未來遂步回升。

若投資者想作同類對比,可留意近年上市同時也錄得營業虧損和高銷售增長的公司,例子有Twitter,Snap 和 Dropbox。Twitter的活例已告知市場當初估值過於急進,並忽視了增長率持續減緩的效應。縱然其後Twitter股價於下跌3.2%企穩,但隨後股票交投也一直受壓未能躍升,明顯地當初招股時的強勁增長願景為能實現。Snap當年 的上市估值也比較偏高以至後來股價於上市翌年下滑33.5% ;Dropbox的走勢跟前兩者也不是相差很遠。理由皆是過份進取的估值,其他也大同小異。